2008年11月29日星期六

寫給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藍色大門九降風之青春的茲事體大








一九九一年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寫民國四十幾年的那種過於早熟與壓抑還未放手青春就已經老去的青春;二零零二年的藍色大門,寫同一時期對性意圖勇往直前又充滿混亂迷惘舉足不定的青春;二零零八年的九降風剛吹來,寫發生於莫約民國八十幾年那種想要掌控一切自以為可以掌控一切其實什麼都掌控不了的青春。


上述三部電影都是我喜歡的青春電影,楊德昌是太優秀的導演,把他的作品放在藍色大門與九降風面前相較,像拿教授作品與學生作品相比那般勝之不武,但誰能敵擋藍色大門與九降風式談青春的那種專心與誠意與老實?相形之下楊德昌的作品顯得更像是在利用一個作品來談他對當時整體社會的觀點,而這作品是關於青春的,那種青春有點像被消費了一遍,嚴肅與隆重到好像看這部電影若不對社會有點什麽體會有點什麼認知,就不配看這部電影也對不住楊德昌,但這又無損於這部電影必定在看過這部電影的人胸口坐擁一塊心頭肉的權威地位,它整個都太那個什麼了。


藍色大門是我偏好的,它很美。偏心與入戲的程度莫約是幾年前有個機會遇見桂綸美而剛好手邊又有藍色大門這本小說,於是請她幫我在書皮上簽名,然而簽了名我又覺得悵然所失,好像這個桂綸美應該是要幫我簽孟克柔這個名字才對啊的那種偏執。片中的詩意與夢幻呈現出一種除愛之外這世界與我無關的超現實主義,彌補了曾經對青春有過美好憧憬,最終卻完全落空又已經老了的那種人的遺憾心理,以致於它成為了某種”如何慶祝你的青春”的典範,典範年輕人應該如何正確求愛,應該學游泳、騎腳踏車上學,應該把一套簡短的自我介紹背下來隨時高聲大喊給移動太快速的新朋友聽,電影裡的主角每分每秒都熱烈的回應了青春這個榮幸,哎,我好喜歡這部電影吶,無法客觀評論下去。


九降風我剛剛看完,我喜歡這部電影裡面那種罵幹你娘罵得那麼真誠感人百無禁忌的灑脫,以及它那種太過天真最終不敵現實的值得被同情感。社會的約束與既成對於青春原本就是不合理的,青春是沒有為什麼就是好喜歡翹課看棒球的權利,而大人是不管旁人就是好愛錢的利用黑道簽賭棒球的權利,那麼無所謂的像用棒球棍在這群天真的人的腦門打上一記,棒球從此就壞掉了;青春是大人把重型機車設計得那麼炫那麼適合青春,可是只有大人買得起只有成年才能考駕照的不公平;青春是所有人都會原諒他們那麼希望女生的胸部最好通通都有哈密瓜一般的32E,可是所有人都不會原諒他們太早有性關係,可是大人又要發明MTV那種誘人犯罪的密閉空間來賺學生的錢,這當中的矛盾與衝突都等待著他們像馴服一隻狐貍一隻馬般馴服自己,等到一無所有的他們發現自己竟然還能失去更多的時候,他們就再也不青春了。


青春電影某種程度來說應該都要是誠實的,每一個年代的青春面向都會不停的突變,隔了幾年之後就會出現一部不錯的作品,像出面收拾一些什麼般收拾某些人的過往,九降風的勇氣與真誠是我近年難得欣賞的青春之作,我在心中對它的掌聲比海角七號多九倍,請熱愛青春的人莫忘這部電影。



PS:
本來以為只有我會這麼無俚頭把這三部不相關的作品放在一起討論,
寫完才發現並不是只有我,
而且別人寫得比較專業。
http://www.ccuart.org/kieslowski/2008/06/post_173.html




2 条评论:

lalisa 说...

本還想寫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無藥可救的青春頹糜還有花與愛麗絲的倉井優好正
但醬放在一起也有點無俚頭得過了頭
先欠著下次再寫

貓大調相簿 说...

你寫的真好
幾乎比電影本身還好
我期待岩井俊二的蔡式影評
期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