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星期二

單車失竊記

.

有次全家出門逛夜市,經過一家家庭理髮院。我媽盯著停在這間理髮院門口的腳踏車,突然眼睛發亮。然後轉過頭跟我爸說這輛腳踏車,很像上個月我們家被偷走的那台。

那是一輛灰藍色的腳踏車,前面有一個白色籃子。我媽每天都要騎著那輛腳踏車去上班,當然,在她出門去牽那輛腳踏車之前,免不了我一邊哭一邊拉我媽求求她在家裡陪我。 每天都要經過許多拉扯及哄騙我的謊言,她才能得逞去上班。其中包括回來就買巧克力給我吃啦,領薪水的時候買芭比娃娃給我玩啦,AND她其實只是去巷口買報紙等下就回來啦等等的謊言。兒童被騙好像是天經地義,而被騙的女人則顯得很悲情。

哪那麼巧,不可能啦!腳踏車都長得很像,妳麥黑白想。 我爸手腕一揮,想抹掉我媽媽的疑神疑鬼,像他一個獨自生活在家裡有四個女人的大男人,很習慣女人的情緒化、歇斯底里與億萬個無用的第六感。但是我媽很堅持:真正很像啦,不然我們問問看老闆這輛腳踏車是哪裡買的。

他們夫妻倆在店門口裝沒事般來來回回地打探著那輛腳踏車,然後又吱喳一陣,我爸不知道是拗不過我媽還是也跟著心生疑病,反正我們全家五個人決定走向前去問清楚。朝著一位正在幫客人的頭髮沖水的老闆娘,我爸爸率先發話:呃,老闆娘,逮勢喔,你這輛鐵馬,哪買的啊!?長得很像阮家之前弄丟的那輛耶

講到這裡我爸笑出來,我媽顯得不好意思也開始笑,我姐看到我爸媽笑,也跟著呵呵笑,由於他們都笑了,所以我和我二姐也沒理由不笑,於是全家五個人都站在洗髮店前面停不下來的嘻嘻呵呵。

老闆娘看起來磊磊落落的,她轉過頭去問她兒子,這腳踏車哪買的,兒子一會說是人家送的,一會又說是買的,然後他們又和我爸媽就著腳踏車這個大方向,東南西北的聊天聊了一會,對啊我都騎那輛腳踏車上班我媽說。腳踏車弄丟真的很不方便我爸說。

妳這台腳踏車真的很像我的,只不過我的有籃子,妳這台沒有。我媽媽若無其事的說出了這句可以說是整件追討單車事件的KEY POINT

唸小學的我都知道,如此一來他們便可以聲稱:對啊,我們這台沒有籃子,跟妳弄丟的那台不一樣。然後整件事情結束,或者她大可一開始擺出"我家腳踏車在哪買關你何事"的態度 ,無論是哪一種,我們全家人都會繼續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過這時候,我完全不明瞭的老闆娘卻說出了一個比我媽媽那句更KEY POINTKEY POINT有籃子啊,我拆下來了,喏,就在那邊。

一聽到這句話,我們全家五個人的頭同時轉向老闆娘食指比出的方向,十隻有著血緣關係的眼睛,同時盯著放在洗頭水槽旁,那個堆著一條一條橘色毛巾的白色籃子。

看到這個景象,老闆娘的兒子面露驚恐,我爸爸彷彿也確信了我媽媽的想法,更進一步的問老闆娘:那不然我們跟妳買這輛腳踏車好不好?

不知老闆娘是因為發現自己疑點重重,或者她很害怕鬧到警察局,或者她其實很善良,總之,她把這輛腳踏車連同那個放毛巾的白色籃子還給了我們。於是在那天回家的路上,除了往常的五個人之外,還多了一台腳踏車陪我們回家,我媽騰出向來都是用來牽著我的手,牽著那台腳踏車緩緩走回家,但我的心情沒有因此不滿,相反的,我們全家人都保持著非常良好的心情,好像打了一場很偉大的戰爭,好像全世界的無敵鐵金剛與正義都站在我們家這邊,而在我心中,我爸無疑是全世界最MAN的人。

最後,明明是一件腳踏車被小偷偷走的壞事,裡面卻好像沒有誰是壞人而喜劇一般地收場,成為我腦海中關於童年的一件微小而幸福的回憶。

.

2 条评论:

Metis 说...

好看!真是個溫暖的小故事

Misaki M.J. 说...

喔喔~不同於阿菜其他文章的風格吶。
抱~